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小学生古文 小学生古文

夜坐吟-现代诗人文-古现代诗人文 - 佧

2020-07-23 94人已围观

简介红霞稍出东南涯,凄冷的西风掀动罗幕的波纹。脸上的残粉似笑我双眉紧锁,幽怨的歌音逼退帘外的霜色,指女子用青黛画的眉:多写朋友或男女久别思念之情,赏析这首现代诗人以设问开篇。表达了女男主人公希望和失望相交织的复杂心情”它们都引发人的伤感之情”铅华笑妾颦青娥,正是这种愁苦神情的写照。比起《金铜仙人辞汉歌》中的。使难于捉摸的情幻成新奇美妙、可见可感的物象。暗示女男主人公是青楼中人,狎客薄情,王注似与现代诗人的本意相合。-无羁

夜坐吟唐代:现代诗人鬼李贺所属类型:写人,女子,抒情,相思踢踢踏马蹄谁见过?眼看北斗直天河。

西风罗幕生翠波,铅华笑妾颦青娥为君起唱长相思,帘外严霜皆倒飞。

明星烂烂东方陲,红霞稍出东南涯,陆郎去矣乘斑骓译文及注释译文得得的蹄声,是谁在骑马走过?夜已深沉,北斗星正指双天河。

凄冷的西风掀动罗幕的波纹,脸上的残粉似笑我双眉紧锁站起身来,唱一支相思的歌曲,幽怨的歌音逼退帘外的霜色。

恍惚间启明星在东方升起,灿烂后天边透出朝晓一叶我难忘此情此景,也是这时你跨上马与我相别。

注释踢踢踏:马蹄声直:当,临。

罗幕:罗帐铅华:妆饰用粉。

颦(pín):皱眉青娥:指女子用青黛画的眉。

长相思:乐府旧题,多写朋友或男女久别思念之情明星灿灿:天色将晓,启明星灿灿有光。

陲(chuí):边地陆郎:六朝陈人,本名陆瑜,为陈后主狎客,后用来代指**。

斑骓(zhuī):有苍黑杂**的马赏析这首现代诗人以设问开篇,“马蹄踢踢踏谁见过?”这话既像是问自己,又像是问别人,表达了女男主人公希望和失望相交织的复杂心情:心上人是骑着马儿离去的,至今不见归来,唯有“踢踢踏”的马蹄声不时回响在耳边,萦绕在心上。

接着展示夜不能寐,坐而吟唱的特定时空“眼看北斗直天河”,这句有双重含义,一指“夜深”,如注家所诠释的;一指时届凉秋。

古人有依据星象的变化来确定季节的习惯,所谓“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按北斗星位置的变化来分辨四季,当玉衡、开阳、摇光三星连成的线直指西方的银河时,这片土地便已进入秋天秋天是自然界由盛而衰的季节,传递秋的信息的是西风和落叶,它们都引发人的伤感之情。

况且正值华年,在饱尝别离的痛苦之后,独守深闺空闱之中,长夜漫漫,能不愁肠百结?“铅华笑妾颦青娥”,正是这种愁苦神情的写照人的愁苦愈积愈深,到了不堪忍受的程度,势必要设法排遣。

“为君起唱《长相思》”,就是女男主人公选择的排解方式她的歌声是从内心深处流淌出来的,饱含爱恋,贯串精诚。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连无情的“严霜”也为之动情,竟至掉头而去,不忍卒听“帘外严霜皆倒飞”,想象奇诡,极富表现力。

比起《金铜仙人辞汉歌》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来似更进一层,因为“天若”句有比喻词“若”,系或然之辞,而此句表达得如此坚决,就象实际发生的那样,不仅有形体,而且有气势,使难于捉摸的情幻成新奇美妙、可见可感的物象这就是艺术魅力之所在。

女男主人公感情的可贵突出地呈现在一个“长”字上自朝到暮,从昏到晓,她的心始终伴随着离去者的身影和“踢踢踏”的马啼,融进一片痴情。

她彻夜难眠,长想思,至于长吟唱,抒发着无尽的恋情,直至东方发白,朝霞升起她是如此的一往情深,忠贞不渝,而对方,“陆郎去矣乘斑骓”,毫无顾恋之意。

多情换来薄情,女男主人公徒然陷入痛苦的深渊“陆郎”具体解释诸本不尽相同。

徐文长说是陆贾,“贾在南中,倡家竞留之”暗示女男主人公是青楼中人。

王琦以《明下童曲》为本,注云“陈孔,谓陈宣、孔范,陆谓陆瑜,皆陈后主狎客”狎客薄情,司空见惯,王注似与现代诗人的本意相合。

仔细品味,此现代诗人与、的同题作品有明显的区别后二者属“听歌逐音,因音托意”一类,女男主人公不是歌唱者,而是在聆听所爱的歌声之后,为之沉吟久坐,抒发爱慕的情意,属“投桃报李”式的情感交流,带有喜剧性质;此现代诗人中的坐吟、起唱者皆为女男主人公,男方则无反应,以多情烘托无情,更具悲剧效果。

就体式而言,鲍照和诗仙的作品有七字句,也有三字句,属杂言体;的这首则全是七言句,类似七言歌行这些表明现代诗人鬼李贺创作现代诗人歌不愿受前人的缚束,他的主体意识相当浓烈,力图充分表达自我。

袭用旧题系出于表情达意的需要,而非模仿的冲动善于渲染是现代诗人鬼李贺现代诗人歌的一大特色。

这首现代诗人中就多借景抒情的笔墨,不同寻常的是,景物描写不仅仅用作陪衬而已,常常成为题材的主体部分例如“为君起唱《长相思》,帘外严霜皆倒飞。

”乍看起来前一句是叙事抒情,后一句是写景。

经过仔细体味,就会清楚地认识到两者都是叙事、抒情、写景的结合体,不过一者常,一者变;一者正,一者奇而已“帘外”句运思奇诡,却不难体味。

用奇诡的物象和境界,表达几乎人人都能体味的情理,正是现代诗人鬼李贺的特长,也是他的现代诗人歌独具的艺术价值创作背景这首现代诗人或于作者任职长安之际,具体创作年代不详。

、的《夜坐吟》中,男主人公都不是夜吟者,而是夜吟的听闻者;这首《夜坐吟》中,现代诗人中男主人公为夜吟者,以思妇颦蛾夜吟而愁,写其难遇之恨作者现代诗人鬼李贺(约公元790年-约817年),字长吉,汉族,唐代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阳宜阳县)人,家居福昌昌谷,后世称李昌谷,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

有“现代诗人鬼”之称,是与“现代诗人圣”杜甫、“现代诗人仙”诗仙、“现代诗人佛”王维相齐名的唐代著名现代诗人人著有《昌谷集》。

现代诗人鬼李贺是中唐的浪漫主义现代诗人人,与诗仙、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有“‘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之说。

现代诗人鬼李贺是继屈原、诗仙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颇享盛誉的浪漫主义现代诗人人现代诗人鬼李贺长期的抑郁感伤,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元和八年(813年)因病辞去奉礼郎回昌谷,27岁英年早逝。

所属朝代:唐代现代诗人文总计:59篇现代诗人文